直接送获天使融资:1千单体便利店使用收银系统 峰值月流水300万

2017-07

  

赖宣任.jpg

“直接送”创始人赖宣任

今日,“直接送”创始人赖宣任向铅笔道宣布,项目已于今年2月完成天使轮融资,投资方为双熙资本。本轮融资过后,“直接送”将通过城市合伙人拓展至全国。

赖宣任将“直接送”定义为“软硬件+服务”,既为便利店提供一体化收银系统,又通过异业合作将话费充值、租车、快递、供应链等服务引入便利店。

以供应链为例,平台通过B2B的形式为便利店提供进货渠道,便利店老板可以直接在系统里订货。

截至目前,通过地推,直接送已走进厦门1000多家便利店。而便利店老板通过系统订货的峰值月交易额达300万元。


直接送天使投资.jpg

注: 赖宣任承诺文中数据无误,为其真实性负责,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,为内容客观性背书。


为单体便利店解决收银难题

看着朋友将话费充值设备卖给便利店,赚了不少钱,赖宣任深觉便利店市场之大。

这已经是2011年的事儿了。彼时,智能手机还不像现在这么普及,用户充话费多是通过买卡。“生活服务作为对便利店的补充有非常大的价值。”

到了2013年,淘宝、支付宝充值的火热使得市场逐渐减弱。但赖宣任依旧觉得便利店是信息化的最后一站。“相比其他商业,快消品应该算是信息化最弱的一个行业了。”

他想打造一款自助设备解决便利店的信息化难题。于是,赖宣任从游戏公司离职,抬脚迈进了他后来才觉得坑坑洼洼的创业之路。

团队照.jpeg◆ “直接送”团队照


第一步是调研。他发现若非业务驱动,自助设备并不能很大程度地提升便利店的效率。“我们都有电脑、手机,不会走到店里,通过操作自助设备购买商品。”

此次调研并非徒劳无功,赖宣任嗅到了新需求。他发现单体便利店根本没有收银系统,以至于老板根本不记账,甚至不知道抽屉里有多少钱。

单体便利店的老板收银不是靠口算,就是靠计算器。因为一套正规的收银系统需要六七千元,如果它不能给店带来更多收益的话,老板不会为此买单。

老板甚至也不知道店里的库存数。他们从各种不同的渠道进货,但却没有记录的习惯。“肚子饿了就直接吃自己卖的面包。”以至于,他们进货时需要盘点,什么货没了,然后打电话进什么货。

市面上也没有适用于单体零售店的收银系统。“一家便利店估计有两三千SKU,他们要一个个录到系统里,无非是增加负担。”

赖宣任决定创立“直接送”,开发一套适用于单体便利店的收银系统,解决其收银、库存、供应链等难题。


两试两错

2015年8月,第一代产品问世,形式为一个平板电脑外加一个支架。团队在厦门铺了50多家便利店,结果因体验非常之差而被批。“抱怨根本停不下来,商品录入体验非常差,扫描枪稍微一扯,收银机就倒掉了。”

由于市场上的收银机普遍为键盘式,在研发之前,团队有意取消了键盘,但谁知问题也随之而来。“排队结账的人一多,产品不能迅速反应,一点就坏。”

赖宣任很灰心,他开始怀疑这条路根本就是一个错误。“我们当时以为这看起来很高端、很有时尚感。”

“我们已经做了这么多的优化,难道还要回归键盘式的收银系统吗?”他决定抛弃该产品,着手寻找新的解决方案。辗转于深圳工厂,他最终找到一家愿意支持的厂家,以不太高的成本定制了一款一体机设备。“前面一个平板,下面有一个钱箱、一个小票打印机。”


第三代产品.jpg

◆ “直接送”第三代产品


赖宣任很兴奋:“看起来更漂亮了,科技感更强了,我觉得店老板一定乐意接受。”2015年12月到去年4月,团队通过押金、售卖等方式,迅速向市场铺了400台。

赖宣任本以为市场接受度很高,没想到迎接他的是一个深坑。由于很多便利店的使用环境恶劣,比如电压不稳定、潮湿等,以至于设备不稳定,屏幕闪来闪去。“一些便利店的光线直接照在屏幕上,根本看不清屏幕,又不能调整角度。”

本想为便利店提供更多的后端服务,比如供应商服务、便民生活服务等,赖没想到却成了费时费力的客服问题。他有些手足无措,找到厂家,对方也不能很好地解决。

于是,第二代产品全部被召回,他不得不重新寻找有经验的厂商定制硬件。“我们用过很多方案,找过很多厂家,参加各种展会,几乎联系过所有收银机厂商,并找来大部分样机用以测试。”

之后,赖宣任发现市场上根本就没有成熟的安卓收银系统。大费周折,托关系,他才找到合适的厂家,最终有了如今收银设备的样子:15寸,双屏幕,一体机,可调控角度。“科技感没那么强,但实用性非常强。”


由纯撮合到分品类管理

他将“直接送”定义为“软硬件+服务”,于是系统引入了话费充值、快递、租车、供应链等服务,便利店老板也因此有了增加收入的渠道。“租车服务利润很高,一个月多挣1000元是轻轻松松的。”

赖宣任详细讲述了供应链服务,即通过B2B的形式为便利店提供进货渠道,便利店老板可以直接在系统里订货。

关于自营还是撮合,团队也曾一度迷茫。是做重,在一个地区深耕,做仓储做物流,挣钱?“虽然有人在打价格战,但我们的设备会产生自然流量,优势很明显。”

还是做轻,撮合两端直接交易?对赖来说,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,“这是一道‘钱摆在面前,你要不要挣’的难题”。最终,他选择后者。“如果做重,我们就变成一个批发商了。”

关于供应商来源,赖宣任称并不难。“一头是鸡一头是蛋,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。当设备铺设到一定量,找上门的供应商特别多。我们也会找一些比较厉害的供应商,很简单,去店面要一份名单就可以了。”

但单纯的撮合,进货订单量非常大,平台成了和事佬。“我们天天在管控,帮店铺催供应商送货,告诉企业怎么做好服务。”

团队甚至还要出面调解供应商与店老板之间的纠纷。“这也不能怪谁,因为很多供应商只有一两个业务员,一个人从早送到晚还要帮店老板扛进去。”

便利店使用场景.jpg◆ 便利店使用场景

于是,去年5月,平台停掉纯撮合业务,而是通过城市合伙人,按照品类规划管理。平台选择利润率较高的品类,并提供小型仓储、小型配送,分区域管理,“48小时一定送到”。比如酒水,利润很低且进货量很大,平台就会找一些经销商深度合作,“他们做好服务就行了”。

所以供应商不局限于一级供应商或二级供应商。“我们的要求只有一个:给便利店提供最好的供应链服务。到达率有保障,商品质量保障,价格可以跟外面持平,甚至高一点点也没有问题,要的是服务。”

现如今,平台峰值月交易额达300万元。而通过地推,直接送已走进厦门1000多家便利店。

除了通过异业合作、软硬件销售盈利外,平台还能通过广告收入。“由于收银机为双屏,屏幕上可以设置广告。”

而在今年2月,“直接送”获得天使轮融资,投资方为双熙资本。下一步,赖宣任的目标是走出去,通过城市合伙人走进其他城市。他希望将“直接送”打造成一个共享服务平台,即把便利店打造成可以共享给各行各业的网点。


——

创客猫

创业现场第一媒体

文| 铅笔道 记者 邱晓雅